数字内容交易市场可期,如何破局?



  • image

    作者:罗士浩

    编辑:PRS布道者

    前前后后读了几遍 PRESSone 项目的白皮书,大概能明白 PRESSone 项目想要干什么:开发一套高效率、低成本、更多扩展可能性的数字内容交易与分发解决方案,把数字内容相关的分发与交易场景尽可能的链接起来达到商业目的

    要实现这个商业目标,对于 PRESSone 来讲,最大的挑战在于:

    1. 技术逻辑:构建一个几乎是从零开始的新形式数字内容分发与交易网络基础设施.

    2. 商业逻辑:如何吸引尽可能多的场景下数字内容分发与交易行为在这个全新形式的网络上发生。

    整个支撑商业目标的数字内容分发与交易系统,也就是白皮书中说的 PRS 网络是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全新系统架构。内容确权,智能分发,交易清算等等组成的这一套解决方案可以说是从未见过的数字内容分发与交易方式。从这个角度看,实际上更多的应该把 PRESSone 看成一家技术驱动的科技公司,因为这个庞大、复杂的基础设施做出来似乎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当然在区块链这个目前来讲还是十分早期的世界,这种技术门槛又很好的成了护城河。

    PRESSone 的白皮书中更多的篇幅在于阐述基于以上新形式的技术架构,在各种场景下商业逻辑的合理性。这作为一个连接现实商业世界的项目对于投资者来讲非常有参考意义。对绝大部分人来讲,偏技术性的白皮书几乎是没有任何帮助,因为绝大多数人也真的看不懂一个技术的实现是如何的牛逼。但是商业逻辑是否合理大抵是能看懂,并且可以多琢磨琢磨的,这也是任何基于区块链的项目必须要回答清楚的一个问题。怎样赚钱?怎样增长?能不能有利润?什么时候有利润?收入有可能是怎样构成的?成本是怎样构成的?都是可以找到一定的佐证的。

    PRESSone 这种几乎从头开始设计的数字内容分发与交易技术架构也是为整个系统中对应的商业行为服务的。某种程度上,商业逻辑甚至是大于技术逻辑的,你很难想象,一个商用再牛逼的技术,没有对应的商业规模去匹配,在商业世界没有施展的空间,这是一件挺悲哀的事情。更多的时候是,在技术架构还非常粗糙的情况下,如果找到一种可行的新的商业模式,那么随着商业规模本身不断的扩大,也会倒逼技术不断的进步匹配。

    在商业逻辑层面,我觉得 PRESSone 在白皮书中也可以概括为两个方向:

    1. 原有商业模式相对比较成熟的数字内容分发与交易市场以更高效率,更低成本被改造。

    2. 全新利基数字内容分发与交易市场被激活。

    对于一些现有的,商业模式相对比较成熟的数字内容交易方式,也就是所谓的中心化的内容分发与交易平台,比如网络文学交易阅文集团旗下各大平台,图片交易 Shutterstock 都已经能看到,这种数字内容交易商业模式能赚钱的逻辑是成立的。阅文集团和 Shutterstock 都是上市公司,我们能从他们的财报看出一些端倪。

    阅文集团的营收主要来自在线阅读、版权连营、纸质图书销售和其他四个部分。阅文集团不久前发布的 2018 年上半年的财报,营收22.83 亿。绝大部分是在线阅读提供的收入,为 18.51 亿,相对于2017年的数据,增长也非常漂亮。Shutterstock 2017 年营收差不多在 5.5 亿美金左右。这些数字都证明,数字内容因为品类的广泛,存在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无非是怎么做的问题。

    对于 PRS 网络来讲,那现在的问题就变成了:为什么我原来本来就挺可行的商业模式要接入到你这个还有待验证的分发和交易系统?顺着这个逻辑想下去,我想到最终还是利益驱动的,只要 PRS 网络有充足的证据证明这个新形式的分发和交易系统让公司确实有利可图,更低的成本,更高的效率摆在公司面前,那就会进入良性循环。

    即使一些规模较大的,运营成熟的内容分发交易公司不屑使用这套初创公司的系统,那么接下来干脆是在 PRS 网络中创业公司的事情了:竞品创业公司能不能用这套系统搞出什么新的名堂来?充满干劲的创业者总会去细细挖掘商业模式相对比较成熟的公司的各个环节,寻找突破点。成本能不能更低?效率能不能更高?花样能不能更新式?创作者能不能获得更高的收益?这些都是机会。

    在已经被验证可行的商业模式中创业总会难一些:对于创作者来讲,总要有强大的驱动力,比如明显更可观的利益,促使创作者完成换平台创作的转移。对于消费者来讲,哦,原来我不单单可以消费,原来还可以帮助我喜欢的创作者贡献自己的一点力量,让更多的人喜欢,甚至获得报酬。这些都是 PRS 网络能够提供的或许让人耳目一新的新特点。

    插画:内容价值的增长

    当然,对于创业公司来讲,PRS 网络能提供的更有趣的可能性在于挖掘连接很多被认为是利基市场的地方,比如交易一小段代码,一小节音乐,一篇文章,非职业创业者内容交易等等,规模大了,也是不容小觑的。基于 PRS 网络,一些创新性的数字内容交易与分发方式,协同创作分享收益的方式都有很多值得探索的空间。当然,我们总不能指望生产端和消费端自然而然地就到了这个系统中来。这就看 PRS 网络中的建设者能不能把相关方都尽可能的连接起来,形成一个有足够规模的市场。这还是一个未知数,只能边做边看。

    如果 PRESSone 能够搭建好这个新形式的数字内容分发和交易网络基础设施,也能够慢慢的吸引创作者、传播者、消费者聚集在这个新形式的网络中,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这做的事挺像18年前还只在做电商的阿里巴巴的,尽管也许规模上没法比较。

    18年前,你和人家讲在阿里巴巴上怎么批发货物,或者过几年之后,怎么在淘宝上购物,人家也不信。因为人力去批发市场进货出货,逛逛商场购物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很多基础设施也不支持,那时候没有支付宝,即使有了以后也不太好使,那时候顺丰,各种通物流也没像现在那么发达到令人难以置信。

    现在的 PRS 网络也是需要几乎从头开始搭建,吸引早期的卖家和买家转移到这个新形式的平台上去,尽管很多创作者和消费者在现在中心化的数字内容分发交易平台上用的挺习惯的。加密货币,Token 用起来那么难用,买个币还那么费劲,尽管全世界可以随便转币这点好像确实挺吸引人,但是就是普通用户不友好。

    不过话说回来,也不可能因为目前啥啥啥不行,问题那么多,就用一个简简单单的结论,这个项目行或者这个项目不行来做判断。一个复杂的事情,哪能简简单单用几个字就拍死了呢?创业公司最大的乐趣大概在于追求那种『没有轮子造轮子,然后大多数人才意识到,哦,原来轮子那么有用』的快感。

    甚至,你也不知道,用户到最终愿意接受哪一种的内容创作、传播、消费方式,甚至你也不知道是不是某个公司的产品和服务最终能说服用户它提供的这种方式才是用户应该接受的。

    不正是这种不确定性才是催生创业团队死命干的动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