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炬好文]请伸出你的小圆手



  • 原创: 霍炬 歪理邪说
    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bBqfCLWY3qo6NZKjkBpafQ

    最近,曾经洗我稿的差评又洗到了著名的科技媒体品玩PingWest头上。经过这件事我才知道,科技记者圈里有个笑话:“没被差评君抄袭过的记者都不算是科技记者”。看来我早就是真正的科技记者了。

    在PingWest文章的留言下面,无数人讲自己被差评以及其相关公司洗稿的经历,颇为壮观。而这距离我起诉差评已经一年多了,他们还变本加厉越玩越厉害了。这件事到底要怎么解决呢?实际上这件事没有什么可解决的。相反,有人常年抄袭洗稿死不认账,被人批评之后还勇于回骂,它就成了一个非常好的测试对象,可以玩各种在真实世界难得有机会玩的事情。

    这次,我打算来仿照开源社区的运行模式,设计一套模式,让更多的人一起参与这个实验。开源软件运动用了几十年时间,就发展出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协作模式,它组织完全不同人群一起工作,缓慢但是坚定的达到一个共同目标。在这个过程中,所有人都分布在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的背景和能力与基础,更神奇的是,这些人之间可能根本不认识,但这并不妨碍开源运动一天天壮大。

    这套思路几乎可以用于任何领域,但因为种种原因,很少有人试图把它挪到其他地方尝试。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有人自愿充当实验目标的机会,一边研究这些思想,一边在这个案例上尝试使用它。

    首先说第一个实验,开源

    人们为什么选择开源?为什么会放弃自己的利益,连最重要的代码都直接免费给所有人用?因为这是达到一个共同目标的基础条件。

    开源软件的起始思路很简单,给人们最大的自由,并借此降低参与门槛。在开源运动兴起的时代,几乎所有软件都要钱,很多重要软件垄断在几家大公司手里,价格极高,普通人根本不可能使用它。如何改变这种状况?答案是,一个小的核心团队去开发一个功能很弱的基础软件,把代码开放出来给大家使用。这样其他人不仅可以免费使用这些软件,还可以参与完善和修改它。这个简单的思路点燃了开源运动,今天,我们使用的互联网几乎是完全建立在开源软件之上。开源软件运动从几个人的异想天开起始,现在已经真正改变了世界。

    参考这些历史,我们对应的做法是:“开源起诉”。

    在打这场官司的过程中,我仔细分析为什么很少有人选择使用法律解决这一类问题,原因有两个:

    成本太高
    结果未知

    综合这两个原因,很可能你付出了很大成本去打官司,结果一无所获,人们不愿意这样做是正常的。可是如果我们换一个思路呢?如果我们可以把打官司的成本降到极低,就算结果仍然未知,会不会有更多人愿意来试一试?

    我没有确定答案,但是我想可以试一下。于是我又找了帮我打官司的严飞律师,问他能不能把我们起诉差评用的资料完全开放出来,帮助大家降低诉讼成本。虽然这样对于律师的潜在收益有一定影响,不过严飞律师立刻答应了。我之前也说过,他是一个非常有互联网思维的人,虽然不是工程师,但他完全能理解工程师的思路是什么。严飞律师提出干脆把不同情况的起诉书做成模板,放在一个页面上给大家下载,再提供一个详细指引,告诉大家每一步具体需要做什么,比如如何固定证据,如何去法院立案等等,这样大家就可以很容易DIY进行一次诉讼。

    这个想法比我的更进一步,它把参与门槛降的更低。这也非常符合开源软件的发展思路,我们不仅提供源代码,我们还提供工具,让人们更容易使用这些代码。现在,一次诉讼的成本只剩下一点点诉讼费(最低只需50元),当然,按照中国法律制度,还是要去几次被告所在地的法院,还是有一点时间和交通成本的。但是对于大部分没有和司法系统打过交道的人来说,这也是一次不错的普法活动,可以体验一下如何做原告,物有所值。

    于是就有了“今天我要起诉你!”这个页面,上面有用直白语言写好的指引,以及不同情况的起诉书模板。 http://www.kbanquan.com/self 同时,我们还开放了我起诉差评的全部文档资料,供你当作一个例子参考。 在这里下载,是一个11M的压缩包: http://cdn.jjldbk.com/docs/virushuo.zip

    如果很多被洗稿的人真的发起了诉讼,被告公司大概就要天天去法院报到了。所以你懂的,具体输赢本身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去立案起诉他。而且不要集体诉讼,就要自己挨个来,如果一个公司很多文章被侵权,应该由文章作者去做这件事,而不是公司统一做,分散的才有力量。

    在说第二个实验之前,我想先给你看看这家公司的幕后大老板如何回应PingWest的,据说是这样:
    0_1541417852035_f3467b4b-382e-42b8-824e-3fc98d7da95e-image.png

    这位徐先生自称著名媒体人,在传媒圈子内也算有头有脸的人,但每次遇到这种事情,回应都是这幅模样。然后涉嫌洗稿的帐号还要再发一篇文章,说“我还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云云。似乎年轻人犯了错就不算错。这种路数谁不会玩呢?

    大家请看本公众号的头像,啊,在文章页面可能看不到,截图在这里:
    0_1541417881702_8b4b821d-b737-45e3-bc25-bb0df82694d5-image.png

    看到没,是一只猫啊。我今天就勇敢的和大家承认,这里面所有文章都是本猫写的。我是一只涉世未深的年轻猫,小时候在上海张江流浪,后来很不容易学会了打字,艰难的写了一些文章,靠赞赏买一点猫粮生存。生存如此不容易,但我的文章还总是被抄袭和洗稿,于心何忍。以前我们并不知道人类世界这么黑暗,这些传媒大佬们就是一股黑帮势力,我只是一只小猫咪,力量太弱小了,一点办法也没有。

    给你们看看我的手:
    0_1541417932622_微信图片_20181105193842.jpg

    我们猫族不像人类那样有很长的手指,我只有小圆手。 在键盘上打字非常辛苦,只能一个一个键的按下去,你们一下就打出来的句子,我需要打很久。我输入一篇文章要花你们很多倍的时间,之后就被这些年轻人随手抄走了。

    而我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养活我的妹妹翻墙,翻墙不会打字,自己很难养活自己,这个家都靠我维持着,而你们这些年轻人还要抄我的文章…

    0_1541417986065_微信图片_20181105193937.jpg

    我小时候以为做记者的人类是比较有正义感的,现在才发现,他们大半是人渣,当然,和猫贩子比起来他们还是稍微不那么渣的。 你觉得我夸张了?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这打了一年多的官司,没有被任何媒体报道过。包括那些号称自己追踪新媒体一切事件,专门做新媒体报道的“媒体”,在他们那里,一个1万订阅的公众号合伙人吵架会被报道,但这场官司非常奇特,算的上新闻事件的官司,就像没发生过。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媒体人有一个小圈子,像黑帮一样互相照顾。你看所谓“开始众筹”的股东里面,甚至还有一位前南方系的著名媒体人。他对这家公司的做法有愧疚感吗?一点都没有。

    有一些年轻的记者确实采访过我,还给我带了小鱼干,非常友好。我想中国媒体的未来应该在他们身上。然而,他们写出来的文章是不会被发表出来的。不是因为他们说话不算数,而是他们的上级,比如总监这个级别基本被上一代媒体人控制了,也就是他们这个黑帮小圈子互相维护。我一只小猫咪,竟然受到了等同于被宣传部门封杀的待遇……你知道吗,甚至那些用于批评社会热点,敢于和政府唱反调的著名大V,在这件事上也会表示“我没法得罪他们”。我并不想责怪他们,做为一只小猫,我非常理解这种心情,我也是不愿意得罪大狼狗的,不过你们人类…唉,真可怕
    0_1541418104410_微信图片_20181105194135.jpg

    不说了,请你看看我真诚的眼睛,告诉我人类并不是都这么坏的,记者也不都是坏人,好不好?

    0_1541418135052_微信图片_20181105194206.jpg
    看,我真诚的眼神儿。

    我就想问问,这样玩有意思吗?徐先生做为一个事业(略有小)成的中年男子,能不能稍微表现出来一点点责任感?抄袭洗稿这一套是你教的,公司是你开的,最后总是把年轻人推出来装孙子,自己在朋友圈耍狠。但要是一个正面采访,他可就忙着跳出来说这些都是自己的功劳。比如这样:

    0_1541418173390_28796fd7-1eac-4192-9b10-779938da8022-image.png

    看到你们这些表演,我实在觉得中国媒体行业衰落至今是必然的。媒体行业确实受政策因素影响,但真的只怪政策吗?有你们这些人,我看这行业不可能好。在西方国家记者是一个需要公平和正义感的职业,但中国这个行业里面相当多数人连基本的道德和正义感都没了,还报道什么新闻?

    所以,我们还有第二个实验,如何扩大参与范围。

    前面说了,开源社区的核心是那些贡献代码的程序员。那么其他人,尤其是不会写代码的人如何参与呢?开源社区已经摸索出了一套有效的组织形式,每一个社区都提供各种不同的机会来让人们参与。这套组织形式有非常好的层次感,其中人数最少也是门槛最高的是内核代码编写者,人数更多的是周边和应用代码贡献者,对于不会写代码的参与者,可以参与贡献文档和知识库的工作,如果没时间整理文档,还可以做一个活跃用户,使用开源产品,帮助其他用户解答问题。如果连这些也没时间做,还有更简单的方式,就是使用,并且和朋友们宣传这个软件。每一层次的参与者难度由高到低排列,参与者的数量也从少到多排列。无数的人都在社区中找到自己能做的事情,推动整个社区缓慢走向目标。

    从评论、留言以及各种渠道的反馈中,我知道很多人对这件事情觉得愤怒,但是没法真正参与进来,也不知道能做点什么。

    Github曾经写下了一句激动人心的话“开源并不是高级俱乐部;它就是由你这样的人所浇铸和打造。” 正是如此,一个所有人都能参与的活动才是有生命力的活动。学习开源社区的工作方式,我们也可以从难到易划分出不同的参与方式。

    最困难的事情前面已经说了,开源起诉书,降低诉讼门槛,这件事我们已经解决了。
    在这之外,如果你有公众号,还可以写文章聊聊这件事,无论订阅人数多少。我们没必要去谩骂对方,但让更多人知道这个事情的存在,是有意义的。
    如果没时间写文章,欢迎转载本文。(可以留言注明公众号,我给你开白名单)
    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

    具体到4,我也提供一个易于操作的方案,它类似于开源社区给用户提供便利的工具。这里不需要工具,我提供的是一段话(你也可以在后台回复 抄1 获得它):
    请问您知道那个公众号背后的机构大量抄袭、洗稿他人文章,连病句都一起抄过去,还坚决不认错,甚至回骂原作者吗?您可以看看这两篇文章:科技媒体品玩被洗稿的经历 http://mp.weixin.qq.com/s/zf61dZeutG7aU4p9_o6s4w 霍炬被洗稿的经历 http://mp.weixin.qq.com/s/88sqPULeBcQfI27yUIiZqw 我觉得这样的帐号不值得支持。

    使用方法是:把这段话复制下来,保存在你常用的笔记软件里面,或者收藏到微信里。然后凡是遇到有人转发“差评”、“开始吧”的文章,无论是在群里还是朋友圈,复制这段话,发过去或者写到朋友圈评论上。

    这个做法的逻辑是这样的:我们相信所有人都是正直而善良的,但他们的确不知道这背后发生的事情。所以要提供一个机会,让他们知道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这不是得罪别人,而是帮助朋友,就像提醒朋友“不要相信这篇文章,它不靠谱”一个道理。

    当然,就像我每次写这个话题的文章他们的私下回应一样,一定会有很多人说这是“炒作”。起诉是炒作,写文章是炒作,告诉别人这件事,也是炒作。

    所以我还提供另外一段回复(你也可以在后台回复 抄2 获得它):

    我就炒作了,怎么样?不仅我炒作,我还要帮助别人一起炒作,你不高兴,来咬我啊?

    用法同上。

    最后是第三个实验:利用社交网络,推动微信解决它

    众所周知,微信提供了公众号和原创保护功能,让原创作者们得到了一定保护。而这种长期的洗稿和抄袭,并且还成了大号,这实际上是利用了微信原创保护系统漏洞,破坏了这个机制。微信应该考虑如何解决它。想想前几天苹果要求微信关闭赞赏的事情,微信本来想自动插入一个二维码给iOS用户赞赏用,结果苹果说这也不允许,逼着微信把这个功能也取消了。苹果如何对待试图绕过自己设置的机制的公司?就是这样做的,没情面。微信呢?就这么看着他们搞下去?

    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这种持续不断的抄袭和洗稿,最终的结果,就是所有免费的内容都转移到收费产品里面。我不免费给别人看了,这些靠抄袭洗稿的帐号必然玩不下去。我相信没人愿意看到这个结果。所以,趁现在还来得及,尽早处理掉它吧。做为工程师我非常理解,从机制上彻底解决这类问题有一定难度,但是从制度设立上说,可以通过对个案专门处理,借此树立规则,形成威慑,让这类事情潜在成本变大,从而限制它的发展。

    这就是第三个实验,找你认识的在微信工作的朋友,无论是啥工种职位,和他/她聊聊这件事。问问他们怎么看,表达你希望他们有办法解决这件事的愿望。这样做有什么实际效果,我不知道,也并不对结果抱多大期待。但是,这肯定是解决这类事情的一个可能的方向,值得我们去试试看。同样,这个实验也有一个模板(你也可以在后台回复 抄3 获得它):

    Hi,有人利用微信原创保护的漏洞,规模化搞“伪原创”,还开培训班培养洗稿和抄袭“人才”。你是微信的员工,不知道你们是否听说过这些事,感觉这和微信还是有挺大关系的。我也很想知道你怎么看待这事。这篇文章说的很清楚 http://mp.weixin.qq.com/s/cRpyC2-4S6RD3VperbFmvA 或者这些被洗稿的人 http://mp.weixin.qq.com/s/zf61dZeutG7aU4p9_o6s4whttp://mp.weixin.qq.com/s/88sqPULeBcQfI27yUIiZqw 也写了自己的经历

    三个链接分别是詹膑老师分析这位徐先生是如何建立洗稿培训基地,以及前述我和PingWest的两篇文章。

    这三个实验都挺好玩的,参与它的过程中,可以看到人间百态,也会看到不同人的各种不同反映。相信其中有一些会让你非常感动和认同,而另外一些,你会想把他放进一个叫做“呵呵”的分组里面提醒自己,小心这些没底线的家伙。

    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玩的过程。如果你参与了它,也可以考虑写一篇文章,并且在本文评论中发给我。将来我会为这个事件相关的信息和资料做一个专门的页面索引,我会把你的文章列进去。这是一次真实世界的“开源运动”,我会记录它。并且我还会继续追踪这家公司的投资人、广告主、合作方们,以后还会有更多好玩的实验的。

    另外,虽然可能没什么效果,但值得高兴的是,无论我或者愿意参与这个活动的人如何做,我们是不会有任何损失的。而对方,哪怕多一个人知道这件事,多一个人退订或者鄙视他们,多一个人去法院起诉了,都是一份损失,好歹融资了一千多万的公司呢,对不对?

    一年之前,我写过一篇文章讲我是如何起诉差评的,那时候我说“我不是一个狂热的知识产权拥护者,我创造了大量采用MIT/BSD之类宽松许可证的项目,但是对于这种完全不尊重原创作者的行业惯例,还是希望能做点事情改变它”。这不是一条容易的道路,但是我们还是要做点啥。至少,我确定有一件事会让参与这些实验的人处于优势地位,那就是: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最后还想对这位[彳余廴聿军] <-(为了防止被恶意投诉此处采用拆字法…)先生说一句,你虽然嘴上狠,但是那张配图选的不错,里面的台词:“走错路,没得回头”想必代表了你的心声。但我想你也不要太灰心,虽然你不是一个好人,但这个社会的是可以接受任何坏人回头的,就算是十恶不赦的也有机会,你比十恶还是颇少了几恶的,想回头还是能回的。我是一个很好惹的人,惹我没关系的,但等你有一天不小心踢到真的铁板,那时候才真是回不了头。

    衷心祝愿你早日成为一个正直的人。

    附送一个笑话。在PingWest文章的评论里面有这么一条:
    0_1541418344630_3ac82a7c-18a5-4a0a-a285-6e309b1f09d7-image.png

    这个事情很有趣,但是并不算太可笑。但看完这段,不禁让人好奇,这大V到底是谁?于是专门爱挖互联网奇怪料的互联网指北(公众号:hlwzhibei)就跑去微博找人了,结果还真被他找到了。看起来是这一位叫做“大神说”的:
    0_1541418365959_d68f503a-f511-4cbc-8cbb-25535bc9d31d-image.png

    大神说这个账号前一段因为长期抄袭知乎内容,被知乎起诉了。搞笑的是为了找到账号背后的运营者,知乎往他们账号投了一笔广告,才找到他们,得以起诉。所以这个笑话就是:两只趴在知乎身上吸血的跳蚤,决定合作吸的更狠点。结果第一只跳蚤刚刚猛嘬了一口,第二只就一口咬在了第一只跳蚤身上。“你这个笨蛋,自己是跳蚤都不明白跳蚤只会吸血,还真以为能合作啊…”

    这个寓言故事正好送给那些和和徐先生卿卿我我的著名媒体人们。

    延伸阅读:

    对开源社区的组织形式和经验有兴趣?如果你能访问github的话,他们有一篇相当不错的文章,浅显易懂,推荐阅读: https://ocselected.github.io/open-source-guide/how-to-contribute/
    自助起诉工具“今天我要起诉你!” http://www.kbanquan.com/self 也可以点阅读原文到达。
    我起诉差评的全部资料在这里下载,是一个11M的压缩包: http://cdn.jjldbk.com/docs/virushuo.z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