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来好文]不要让”区块链恐慌“影响了你的生活



  • 原创: 李笑来 学习学习再学习 2月22日
    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9KFMMsmmd1UhNW0Afr0Agw

    “一夜之间”,区块链“又”火了…… 在此之前,区块链也好比特币也罢,每隔一段时间就“特别”火,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比特币不知道“被死亡”了多少次呢。这里有个网站,专门统计了一下,截止 2017 年 9 月 6 日,比特币总计“被死亡” 146 次了呢!

    0_1542013538382_6f0c9d03-a493-41d3-91b3-199d824113cc-image.png

    仅仅经济学人杂志就至少报道过七次“比特币泡沫破裂”,报道过十多次“虚拟货币将要(或者正在)改变世界”……

    历史上从来没有什么技术“离钱太近”到这个地步,区块链技术从一开始就在“钱”这个东西最本质的地方“发行”(比特币就是一家区块链版本的世界银行,只有“比特币发行”这么一个业务 —— 当然,既然发行了,就必须“记账”)。

    跟钱、财富有关,那它就只能与“恐慌”紧密关联:

    赔了钱,当然直接恐慌;
    可是即便赚到钱,害怕赚到的部分消失,更恐慌……
    最恐慌的是,见到别人赚到钱,尤其是传说转到很多钱,最恐慌!

    从医学角度来看,恐慌与焦虑是最影响内分泌稳定的情绪,睡眠减少、食欲下降,甚至性欲消失…… 极度的恐慌与焦虑,真的可能产生“一夜白头”。

    拿我个人来说,即便我原本是个“极度淡定”的人,这几年白头发多了很多很多…… 几乎全白了。我猜这跟我经历的连续几年多维度恐慌与焦虑有极大的关系,虽然,我是糖尿病患者,内分泌本来就不太稳定。

    春节这些天,区块链世界就没消停过哪怕一分钟,四处响惊雷。别说过节了,据说“连睡觉都是浪费时间”了呢。一切的“学习”活动底下,都涌动着已入场者的刻意掩盖了骄傲而表现出来的谦虚,以及即将入场者懒得修饰的焦虑,抑或干脆是恐慌。

    其实,已入场者中的一部分,比如我,曾经长期处于焦虑状态。

    1.时时刻刻体会着严重的“不真实感” —— 这是真的吗?这是我正在做的事儿吗?

    2.被质疑、被非议、被抹黑,当然会引发很多不必要的焦虑 —— 委屈是焦虑和恐慌的另外一个终极形式;

    3.脚下踩着个最大的浪花,看起来很美,可事实上并不可能舒服(不可能像是坐在头等舱一样),大部分的智商、情商、技能,都被耗费在“挣扎着不掉下来”,而不是别人以为的“开疆拓土” —— 也就是说,恐慌更多,焦虑更多,甚至来不及欣赏风景,甚至来不及自恋一下(你冲浪的时候自拍一下试试?)

    如何克服这种恐慌?如何让自己正常起来?如何让自己在这个天然激动人心的领域里相对更冷静一点,更淡定一点?我挣扎了很久。最终只是想明白了一个问题,就基本上解决了几乎所有的焦虑。

    其实,你什么都不会错过。这其实是个哲学问题。

    印度人有句话是这么说的:

    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是唯一可能发生的事情。

    也就是说,后悔也罢,欣慰也罢,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不会“不发生”,不会被抹掉,不会被更改…… 哎呀,原来人生本来就是区块链技术的目标 —— 人生本来就是个“不可篡改,不可逆转的数据库”,你遇到的每个事件,只不过是哪个“历史记录不可篡改的数据库”中的一条记录,唯一的那一条记录。

    所以,既然“错过”了, 那就是“错过”了;然而,那可能不应该被叫做“错过”,只能叫做“未发生”。

    于是,最大的恐慌就解决了:

    最令人恐慌的源泉之一,无非是“害怕错过机会”,尤其是害怕错过“大机会”

    “错过”这个词就有误导性,尤其是它与其它的词汇连在一起的时候。“错过的机会”根本就不是机会,因为错过的当时,你根本就没有识别出那个机会,所以,即便那是真的机会,也不是“你的机会”,所以,你错过的只不过是“并非属于你的机会”而已。你什么都没错过 —— 至少没有错过“属于你的机会”。

    再进一步,你会发现并接受这么一个事实:

    机会这东西,只能越来越多,只能越来越大。

    想想吧,十多年前,互联网泡沫之前,多少人慨叹过自己错过了机会?又有多少人在互联网泡沫破碎了之后庆幸?可是机会从此消失了吗?没有啊!互联网没有死,只是临时遇到了一点挫折,而后就高歌猛进,后面互联网支付催生了更大的机会,电商;再后面,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催生了更多更大的机会;再后来,移动支付的普及,又一次催生了更多更大的机会……

    还有呢:

    每一波机会之后,都是比上一波更大更猛的创富程度。

    自己去想。

    有过那么几次,徐小平老师问过我:

    笑来,为什么你可以那么早认识到,并且能持有那么久?

    事实上,我每次给出我的答案之后都觉得可能并不是权重最高的那个理由。最终,我自己找到了最佳的、权重最高的那个理由,告诉徐老师:

    2011 年的时候,我恰如其分地穷。那个时候我的海外账户里能拿出来的钱,最多总计 16 万美元。

    我开始关注的时候,比特币的总市值,刚刚从 200 万美元蹿升至 500 万美元。因为我恰如其分地穷,所以,“说冲进去就冲进去了”。可是,那时候我给几个大佬讲这个事情,他们的一致反应是,“哇!这东西牛逼啊!好玩!”,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为什么?因为他们每天随随便便投资的创业公司也都是这个规模量级,一年要投几十个,单单这么一个“项目”里,放不进去那么多钱……

    许多年过去了,这场“社会实验”看起来很成功,于是,大佬们自然而然地冲进来了 —— 为什么?因为他们现在“恰如其分地富”,这个体量,到了适合他们玩的时候了。他们晚了吗?一点都不晚;他们错过什么了吗?其实什么都没错过…… 他们恐慌吗?也许那情绪是存在的,可实际上有啥恐慌的?他们在现实世界里要技术有技术,要运营有运营,要资本有资本,顶多是一时不适应而已,可是,你什么时候见过手中掌握大量资源的人学习能力极差?他们很快就会适应的,他们很快就会用自己的方法找到最佳路径,而后再次如鱼得水。

    那么普通人是不是应该恐慌?更没必要了。从这个角度想就明白了,现在它就相当于是股市上冲出来的一支“黑马股票”而已(体量跟苹果公司差不多大),看好就买,看不准就等,反正这样一支股票不会死。只要它不死,就接下来有无数机会,其中肯定包括“属于你的机会”。

    在抹平焦虑这件事儿上,我可能经验最丰富了,可真的要分享,也就这一点而已。希望对一些人有帮助。

    2013 年的时候,我在车库分享,其中最重要的一句话,至今都有很多人记得:

    人生除了投资还有生活,当然,生活更重要。

    好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