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来好文]秘密武器:文字指纹示范



  • 原创: 李笑来 学习学习再学习 2017-04-03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共帐号:学习学习再学习(xiaolai-xuexi)

    没有人能做到 100% 原创,我们都是知识的继承者,我们都没办法凭空创造。

    所谓的原创,常常只有比例很低的“一小部分”,但它们的价值却不成比例地高。我很在意这一点,于是,我猜,读者在这个专栏里读到的东西,绝对不是“从某处搬运过来”的内容罢?你再仔细想想,那些能让你觉得“我怎么没(才)想到?!”的内容,其创作成本与创作难度,是不是相对更高?

    原创这个东西,也一样有方法论的。方法论是什么呀?其实我们已经讲过了呀!

    特立独行且正确

    比如,在知识分子群体里极端重视“标题党”,就是一种“特立独行且正确”的价值观。当年我出版内容,为自己的书取了个名字,《把时间当作朋友》。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名字事实上是“殚精竭虑”的结果,比我连写一百篇文章都费劲。

    这背后还有个很精巧的设计,叫做“文字指纹” —— 可能是一个你从来没听说过的概念,因为它是“原创”。若干年前,我跟一个好朋友一起讨论过这个事情。

    在我用《把时间当作朋友》这个书名之前,中文世界里,“时间”和“朋友”这两个词几乎没有任何关联。你如何知道这两个词没有任何关联?我们有很好的工具啊 —— Google!在当时的时间点里,在 Google 里搜索“时间+朋友”,找不到任何有意义的结果。于是,“时间+朋友”的组合,就成了一个文字指纹。

    我那位朋友,名字叫霍炬,他现在有个微信公共帐号,叫“歪理邪说”。

    2016 年,他打了个格外有趣的官司,因为有个“知名大号”抄袭霍炬的文章。抄袭者拒绝承认在“创作”之前读过霍炬的文章,这是当然!可霍炬拿的出证据。

    0_1542103082204_f06aec8b-31d8-4115-91f5-1a3da866c01a-image.png

    有兴趣的话,你可以到网上搜索这篇文章:《和程序员打官司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官司结束之后,霍炬公开了自己的方法论:

    这个办法的具体做法如下:

    1.在符合中文语法的情况下,通过改变词语搭配,使用同义词和形容词的组合和堆叠,来创造一个历史上没被人使用过的短句。

    2.在一篇创作完成的文章中,寻找一些合适的句子,用这样独一无二的短句替换它。

    3.间隔一段文字就进行一次这种替换。让独一无二的短句在文章中达到一定密度。

    经常有人在评价我的专栏的时候说,“唉,那名字也很重要,否则不会有那么大的销量……” 我听着都想乐,懒得反驳 —— 说得好像那名字不是我想出来的似的!不过,现在可以告诉大家了:原本中文世界里常用的词汇搭配是“财务自由”,而不是“财富自由” —— 这明显是我们刻意设计过的文字指纹么。

    在看看另外一个范例:

    我一直是个终生学习者,我的 Motto 放在那里很多年了:

    终生只有一个职业:学生。

    仅仅这句话本身,也是个“独特的组合”。

    最近的几年里,我一直在思考,也许这个 Motto 需要“更新”或者“升级”了。那究竟是什么呢?现在我已经有明确的答案了,我要做的不仅仅是“终生学习者”,而是“终生成长者”…… 学到就得用到,用到就得改变,没有行动就没有改变,没有改变就没有成长 —— 就这么简单。

    0_1542103293055_c6f8c195-5ef0-421e-84c0-d9cc850a2f46-image.png

    请你到 Google 上搜索一下“终生成长者”,注意,要在这个词的前后加上引号,你会看到的,此时此刻,中文世界里,在全网,连 Google 都只能找到一条结果,说明这个词汇的搭配组合基本可以当作一个“文字指纹”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