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技术探索”第四届区块链全球峰会-行业发展趋势



  • 文章来源:万向区块链
    原文链接:【峰会讨论】行业发展趋势

    Jason Qiao(主持人):大家下午好!我此前是摩根大通的执行董事,几个月前离职加入了区块链行业,现为优币资本的首席前瞻官。非常高兴作为今天圆桌讨论的主持人。我介绍一下今天的嘉宾,来自BTC Media 的Tyler Evans,Digicash创始人David Chaum,DRC基金会主席Selina Lin,以及Bytom创始人段新星。今天我们要探讨的是区块链行业的发展趋势。

    Tyler,我知道你是BTC Media的CTO,传媒是非常有趣的行业,在过去20年间互联网对媒体以及对于零售带来了非常重要的影响。我看到你们公司有非常大的愿景和使命,你们觉得区块链可以把媒体行业推进到下一阶段。你觉得区块链能够给媒体行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呢?

    Tyler Evans:这个问题的权重非常重,我们运行着针对区块链领域的许多相关发表和刊物。毫无疑问区块链技术在媒体新发展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有许多方式可以散布信息,但我们需要一定的系统来使信息能够为社会大众所信任所认可,区块链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着跟互联网相同的作用,促进信息的流动。

    Jason Qiao

    Jason Qiao(主持人):非常感谢!接下来我想要问David Chaum一个问题,你在主题演讲中提到你在1982年发表了一篇相关的论文,这说明16年前你就有这样的远见,想到了点对点的先进支付,你也提到了所谓的电子支付系统,现在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出现我们越来越关注这一点。你觉得你在1982年所看到的电子支付系统跟现在有什么区别?

    David Chaum:这个问题非常有趣,当时我是提出这个想法的第一个人,在那个时代许多人都没注意到,我创建了Digicash以后才引起了很多关注和兴趣。我们发行的E-Cash,在那个年代在一种程度上被认为比现在的电子货币更有优势,因为它是保护隐私的货币。并且我们使用了一种签名机制,用户在使用和提款的时候,银行不知道哪一个货币走向了哪一个使用者,所以这就起到了隐私保护的作用。如果没有办法对资金的流向进行追溯的话,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实现用户的隐私保护。但现在的电子货币可能要比20世纪80年代提出来的更好,因为现在有账本上的签名,人们可以对隐私做出一些自由的选择。

    Jason Qiao(主持人):我记得你还提到了算力,当时的算力也是限制是吧?

    David Chaum:是的。

    Jason Qiao(主持人):Selina Lin是DRC的主席,DRC指的是分布式的金融交易服务平台。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的平台以及你对广义区块链的理解?

    Selina Lin

    Selina Lin:DRC是一个协作平台。为什么要做这个平台呢?我有20年的金融行业从业经验,但是当我意识到区块链将会改变传统金融行业时,我就在想我们可以把区块链作为一个机会进行一些服务的提升。我希望可以建立一个分布式、自治式的社区来帮助创业公司、投资者、专业机构更容易地创建信任。我认为未来真实世界的资产将会被代币化,而代币化的经济也会变的越来越受欢迎。所以我们需要知道如何对新的经济模式进行治理。作为金融行行业的一员,我相信区块链会对行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Jason Qiao(主持人):你提到了资产代币化会成为未来的趋势,这就引入了我下一个想要问段新星的问题。段先生,你的项目就是Selina刚刚所提到的事情,关于资产的代币化。你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对区块链的看法以及你们自己所建立的资产代币化的链?

    段新星:我非常同意Selina刚刚提到的观点,资产的代币化将会是未来的趋势。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世界又从来没有停止变化过,年轻一代(90后、千禧一代)都认为比特币以及以太坊都是非常自然的货币,就像我们所用的纸币一样。我们不能指望新生一代接受金本位,使用贝壳、银元; 另外现在互联网的技术以及AI技术、IoT技术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我们没有办法想象两个机器进行交互时,也没办法想象两个机器人进行交易的时候用货币或者现实存在的实物进行交易。所以,代币化资产将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新领域。

    区块链也会扮演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数字化资产领域。区块链技术的能量需要更多人来共同发挥作用,比特币以及以太币只是分布式的货币,对于去中心化的文件存储系统,去中心化的身份认证系统、资产管理系统等,目前都没有完整的解决方案。如果要建立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互联网就必须把区块链作为基层技术。

    Jason Qiao(主持人):你提到生态系统有些时候未必足够强大,非常有趣的一点是Selina刚刚提到的项目是完全自治的,而且也提到了非常不错的解决方案,你们两个的项目都是和金融行业相关,并且已经开始建立生态系统。我还从你们的网站上了解到你们会对相关的事件进行尽职调查,以此为例,你觉得你们的生态系统和段总提到的生态系统有什么区别?

    Selina Lin:回答你这个问题前,我想和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尽职调查。

    Jason Qiao(主持人):你们的尽职调查和传统的尽职调查有什么区别吗?

    Selina Lin:传统的尽职调查是金融机构进行的,DRC有专业的社区,社区的人来自不同的行业以及不同的年龄,我们建立了标准的框架,这个框架大约有100个指标,把指标和社区人员进行匹配,任何满足资质要求的成员都可以对项目进行评估。这样的尽职调查是去中心化的,也不会被任何一个因素所左右和影响,是完全公允的。我们也把这个应用到了其他领域,比如资产,我们相信在未来资产管理的整个过程中,包括资产的评估、资产的所有权以及资产的估值,这些不可能完全依赖区块链来完成。所以我们需要在链上和链下实现所有的环节,这也是我们所说的,让专业的机构来做专业的事情。

    Jason Qiao(主持人):过去两天听到了很多演讲嘉宾都谈到了发展的趋势:技术解决方案和机制设计,尤其是Vitalik的演讲大部分都是关于机制设计,他觉得机制设计是区块链的新趋势,不管怎么样区块链是信任的机制,需要解决信任的问题。但我们不仅需要技术的解决方案,也需要机制方的解决方案。

    Tyler,你刚刚谈到区块链影响到了媒体。在区块链上,如果你用区块链发布信息是没有人可以删除的,你拥有出版新闻的特权,任何人都可以拥有新闻,这是一个特点。但另外一方面,现在信息太多了,哪个信息才是正确的?你能不能跟我们解释一下,区块链如何会给媒体行业带来新的功能和特点?

    Tyler Evans

    Tyler Evans:你总结的特别好Jason,我们现在正在做一个新项目,是一个新闻媒体公司,希望能够帮助市民记者进行报道,让他们的声音能够被人们听到,让他们的故事能够被全球的人们分享。这样的话就会有太多的信息,如何消化信息,如何理清信息都是是非常难的问题。所以有Google这样的公司帮我们来理清信息,他们会根据内容的发布日期和内容的相关性来清理。但是对内容而言,很难确认其权威性,除非你知道它来自《纽约时报》,否则就不能判断这个信息是正确的还是有偏见的,我们希望区块链可以给我们带来额外的信息使我们进行判断,或者对内容创作者给予奖励。

    Jason Qiao(主持人):信息是非常宝贵的,如果整合在一起没有人可以删除它,有点像信任层一样。David,今天你在演讲的中提到了电子现金支付系统,也谈到了性能。现金可以用来储值和支付,你现在对现金有不同的预期吗?

    David Chaum:是的,区块链技术要真正地充分发挥潜力,就必须要获得更加广泛的应用。中本聪似乎也有这样的愿景,这数字货币将会作为消费者支付的方式。就像数字现金的时代,这能帮助推动区块链大规模地使用,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区块链用到其他的用例上。各种各样的代币一开始是作为储值、交易工具,但是现在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同时也被各种各样的机构所接受。所以我们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时代,我们能够利用机会创造基于这一技术的消费者支付系统,它可能并不需要消费者用太多的操作,就像触摸屏一样。如果做到了就可以使区块链更上一层,它的潜力就是无限的,能够创造一个更为开放、更协作性的社区。

    关键的一点是,要由整个社区一起努力,社区中那些富有激情的人很重要,他们是“催化剂”,但更重要的是要让整个社区都行动起来。这样社区才能不断地扩大,让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加入进来。在目前的社会中有黄金、美元、人民币,黄金其实主要是作为储值的工具。就支付工具而言,现在有很多的选择,像中国的微信、支付宝等。在加密世界中,或许大家都同意比特币作为储值的工具,就支付而言,人们会有各种各样的选择,因为有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场景。

    就未来的支付趋势而言,区块链在支付领域的场景应用比储值场景更有意义。区块链如果想从储值应用触及到全球用户,就必须要想想消费者支付以及主流市场上的信息通讯。这两者是紧密相关的,如果我们可以建立消费者支付、信息通信的系统,就能促使它普遍应用,那所有其他应用,不管是代币化的资产、还是防止媒体操纵、奖励人们创作、版权保护等都是有无限潜力的。一旦我们能够让全世界的人口都加入到开放体系中,每个人都能做出自己贡献的话,那么我觉得之后的应用真的是无限的,在未来可以实现指数级的增长速度。

    Jason Qiao(主持人):完全同意。Selina,说回区块链的技术改进和机制设计。现在你的产品有很多新功能涉及到机制,有投票体系、激励机制、争议仲裁系统等,你能不能挑一至两个功能,和我们解释一下机制设计如何提升或增强你们的生态系统?

    Selina Lin:我花了很多时间思考如何建立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的机构,这是DRC最为重要的使命。我们要考虑如何做决定,如何鼓励成员做出积极正确的行为,同时如何设置经济模型。没有这一切,是没有办法建立Dao社区的,或者Dao社区没有办法永久地存续下去。我们考虑最多的就是治理和管控。到底什么是分布式自治组织?如何建立起相应的治理管控的体系?如何形成社区分布式的决策?通过什么样的投票体系来达成社区共识?如何通过激励机制鼓励做出正确行为,而惩罚作恶行为?这都是和治理管控相关的。这也是我对区块链感兴趣的原因,因为它和任何一个传统中心化机构都不同。

    Jason Qiao(主持人):Selina 刚才说了在传统世界,所有东西都是依赖于中心化组织的,之所以对区块链有这么多的激情主要是因为其分布式的特点,是可以自治的。因此,我们可以鼓励人们做出正确的行为,惩罚不良的行为,通过良好的机制设计我们可以创造更好的机制。

    在这两天的会议上,很多嘉宾说技术在未来3到5年没有办法大规模应用,但在金融行业是例外。区块链现在正处于隐私、安全、可扩展性的三维困境里,段新星先生你们想帮助金融行业建立公有链,你如何解决安全、隐私、可扩展性的困境?

    段新星

    段新星:我觉得这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困境。因为从技术角度看,三元悖论中的目标有不同或互斥,如隐私、效率、可扩展性等,但这只是研究者、工程师所看到的。事实上,当我们选择目标的时候,可以从产品或者解决方案的角度来看,比如说分层去实现安全性和去中心化。为什么需要去中心化?在80年代初期的时候,中本聪写了一封邮件说他经历了很多电子现金系统的失败,因为他们都是中心化的。在中心化系统下,一旦中心服务器或中心节点发生问题,整个体系就崩溃了。所以他就改变了整个网络的拓扑结构,提出了“去中心化”一词。“去中心化”第一次在实体世界中的应用,是在网络的拓扑结构上,主要为了提升网络的鲁棒性、健壮性、稳定性,去中心化可以放在底层链路层和网络层实现。而对于隐私安全性和扩展性应用则是现实可用的业务中必须要实现的,就资产相关领域而言,首先需要考虑隐私和安全性,这是人们最关心的的两个因素。但可以放在二层实现,在去中心化的网络上搭建符合业务需求的高效率、强隐私性的二层或业务层应用。

    Jason Qiao(主持人):你有非常好的想法,建立了框架之后,下一步肯定希望更多的用户来使用你的框架,比如在链上发行金融产品。以及你现在碰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段新星:最大的挑战还是政策和监管,金融体系、金融解决方案需要遵循法律法规。

    Jason Qiao(主持人):Selina,你们平台遇到的挑战是一样的吗?也是政策和监管吗?

    Selina Lin:为了确保DRC能够提供专业的服务,我们需要建立一些标准进行培训,来确定谁是有资质的贡献者,同时也必须建立一些机制来确保贡献者能够有正确的行为。

    Jason Qiao(主持人):所以还是涉及到机制的设计。

    Selina Lin:是的。这是我们和其他区块链的不同之处,我们是一种DApp,我们用了区块链的技术,但是我们把它用在金融行业上。

    Jason Qiao(主持人):谈到了现在所面临的挑战,David,我知道你对区块链是非常乐观的,但我们也意识到它并不是被公众完全接受,怎么样能够使区块链被公众广泛地接受?有什么样的挑战是我们需要克服的呢?

    David Chaum

    David Chaum:我觉得有两点:一是心理上,提供给消费者的产品应该是他们比较熟悉的应用类型;二是需要扩展社区,需要社区给予我们更大的支持,发出更大的声音,才能推动行业前进,只有这样才能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Jason Qiao(主持人):Tyler,对媒体行业来说,越多用户使用才越成功,你觉得有什么样因素会阻碍用户使用你们的平台呢?

    Tyler Evans:还需要继续教育用户,但从用户体验的角度,让用户自己去发现并使用去中心化的Dapp就需要做大量的工作,首先需要有货币来支持建立浏览器等,那么现有的操作系统、支付通道、界面等就需要进一步发展。这些复杂的东西都需要先解决才行。我觉得这应该是今后几年我们要关注的重点,只有这样才能掀起下一轮用户使用的高潮。

    Jason Qiao(主持人):我们对区块链的应用是非常乐观的,因为它有去中心化的特点,关键是要建立信任。如何让普罗大众接受它,要考虑很多因素,比如说监管、机制的设计,也需要越来越多的人来支持以及进行用户体验。

    总结我们之前所说,有两点需要我们特别努力:一是效率,需要提高可扩展性,很多演讲嘉宾都提到现在正在研究MPC(多方计算),这能够扩大可扩展性同时提高数据隐私;二是机制的设计,我觉得我们需要更多地关注机制。区块链很有用,但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区块链必须结合其他技术才能建立一个信任的机制,这是我们今天所达成的共识。

    谢谢大家!谢谢所有的嘉宾,感谢你们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