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是一种可自动执行的社会契约



  • 转自:orangefans 橙皮书 2018-12-27
    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Ki7f6enZ9goeENYoR1J-xg

    社会契约的演进包含社会体制的形成,契约执行,执行偏离以及崩溃四个过程。传统的社会契约由中央集权机构来执行,权力的集中会导致权力的滥用,导致执行偏离共识,最终机构可能会被推翻。

    对应到比特币,社会契约就是所谓的共识。比特币是一种以技术加持的更好的共识执行方法,比特币的价值完全取决于共识的价值,但它并不能改变共识。比特币技术层面的分叉对应的是社会契约的分裂,作者认为社会契约的分裂非常少见,理论上新分叉的比特币毫无价值,因此分叉并不会影响比特币对共识的执行。

    事实上,分叉往往与经济利益紧密结合在一起,分叉后的加密币并非毫无价值。作者所推演的是一个终极形态,抑或是推演中有未及之处,这是本文留给我们的思考空间。
    法币是一种社会契约:人民赋予国家对货币供应和其他重要职能的控制权。反过来,国家利用这种权力来管理经济,重新分配财富和打击犯罪。可能很多人没有意识到,比特币也是通过社会契约来实现的。

    社会契约论

    社会契约理论从一个思想实验开始:它假设一种人们无法忍受的、充满暴力的自然状态。在改善自身状况的愿望的驱使下,他们聚集在一起并集体同意赋予国家权力来保护他们。每个人都放弃了一些自由(比如偷窃,谋杀等),而国家则被授予制定法律,执行法律和保护人民免受暴力的权力。

    这个理论并不仅仅只适用于人民与国家的关系。我们可以将相同的思想实验应用于经济领域。当足够多的人对“以物易物”这种经济模式不满意时,他们可以集体同意使用金钱、信贷或其他东西来提高交易性能。

    货币化和信贷化的过程是不知不觉的,这个过程的发生基于每个人都有一个想要的结果,如果一个社会中的大多数人想要的结果相同,我们可以将这个结果称为“谢林点”或社会契约。

    在整个历史中,控制货币的政府以各种方式滥用权力,比如没收账户,阻止某些人或团体进行交易,超发货币导致通货膨胀,有时甚至是恶性通货膨胀。每当政府滥用权力时,人们就会减少对货币这一社会契约的信任。于是他们倒退回商品货币协议,在这个协议里人们保留了大部分利益,如拥有共同的交换媒介,存储价值和账户单位,避免了最严重的问题,如政府滥用。

    法币给我们一个重要的教训:社会机构越庞大、越有价值,人们就越想控制它。

    然而,商品货币契约的问题在于它同样不稳定。以黄金为例,由于实物黄金不易分割,移动和存储,于是人们以黄金为锚发明了纸币。人们用纸币进行交易,这样实物黄金就不用再移动。由于纸币很容易生产,因此必须有一个值得信赖的中央政党来监督它的发行。从这里开始,政府只需再往前走一小步就可以将纸币的价值与基础商品(比如黄金)分离,再次建立法币系统。

    这里有一个宝贵的教训:人们确实处于一个糟糕的境地,也确实想改变它,由此产生的社会契约执行者只能尽可能强大。因为如果没有一个稳定的机构来执行它,契约就会失去人民的信任而崩溃。

    比特币:一种新的社会体制

    比特币的核心就是社会契约及其规则。社会契约理论可以用来回答一些关于比特币的基本问题:
    比特币为什么会出现?

    谁决定了它的属性?

    谁在控制它?

    一个严重的协议漏洞会毁掉比特币吗?

    首先我们来看比特币的规则。当中本聪发明比特币时,他没有发明新的社会契约。中本聪做了另一件事:他利用技术解决了过去实践中的很多问题,以一种新的更好的方式运行现在的社会契约。他设置了以下规则:
    每笔花费都必须经过拥有者签名(防止被没收)

    任何人都可以在无需授权的情况下交易并存储比特币(抵制审查)

    比特币总额为2100万枚,按已确定的计划发行(抗通货膨胀)

    所有用户都可以验证比特币的规则(防伪)

    法币给我们一个重要的教训:社会机构越庞大、越有价值,人们就越想控制它。因此这个机构需要稳定安全,而只有拥有强大权力的国家才能为其提供保护。随着时间的推移,保护会变成控制,然后变成滥用。当这个社会机构对人们不再有利,它就会被一个新机构所取代,这个循环又会重新开始。

    中本聪试图以两种方式打破这种恶性循环:首先,比特币的安全不依靠强大的中央政党(如政府),它创造了一个超级竞争市场为自己提供安全保护,将安全转变为商品,将安全提供商(矿工)转变为没有权势的生产商。其次,中本聪为这些竞争的安全提供商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在任何特定时间就谁拥有什么达成共识。

    比特币协议将社会契约的执行自动化,比特币的规则由社会契约形成的共识确定。它们是共生的,缺少其中任意一个都不完整。社会契约及其规则是比特币的核心,而协议层第一次让它们可以强制执行,使社会契约更可信。

    将比特币看作一个由技术赋能、可自动执行的社会契约有很多好处。它有助于我们理解有关比特币的哲学问题。比如:

    谁可以改变比特币的规则?

    在社会契约层面,合约的规则不断得到确定和重新协商。比特币协议只是实现了将它们自动化执行。当许多人在电脑上运行比特币协议时(可以理解为他们使用相同的语言),比特币才成为一个网络。

    只要遵循与其他人相同的规则就会留在网络中。如果我在本地计算机上单方面改变比特币的规则,不会影响网络的其余部分,而我将会被网络排除在外,因为我和网络无法通信。

    改变比特币规则的唯一方法是提出新的社会契约。每个此类提案都必须由网络中的其他人自愿接受,只有当有足够多的人主动执行新的提案时,它才成为规则。让数百万人达成一致是一项非常困难的工作,有争议的提案永远无法获得广泛的社会共识,因此它们会被自动淘汰。这就是为什么比特币网络可以以反映其成员愿望的方式进行升级,但同时对抵御错误方向时是具有弹性的。

    软件漏洞会毁掉比特币吗?

    2018年9月,最主流的比特币协议中出现了一个漏洞。该漏洞让网络可能遭受两种攻击:一个是攻击者可以关闭其他人的比特币客户端,让他们不能继续运行协议执行规则,再一个是可能实施双花攻击。

    比特币开发人员通过升级版协议快速修复了这个漏洞。虽然这个漏洞被及时发现并且未被攻击者利用,但却让一些人产生疑问:这个漏洞有多大的破坏力?如果被人利用,比特币是否会发生通货膨胀,这将显著降低人们对它的信任。

    社会契约理论对此可以予以坚决的否定。比特币的规则是在社会契约层上制定的,软件只是将它自动化。社会契约和协议层有分歧的时候,协议层永远是错误的一方。协议层执行契约规则一时的失效对契约本身没有永久的影响。

    比特币本身没有价值,价值完全来源于社会契约层。

    通过重构区块链修正潜在的漏洞来消除攻击者所造成的伤害,此举会让比特币分叉,分叉后的两个网络一个带有漏洞,一个没有漏洞,拥有各自的加密币。比特币所有者在两个网络中拥有相同数量的加密币,而这两种加密币的价值完全取决于市场。

    在这里,重点是要知道比特币本身没有价值,它只不过是分布式账本中的一个数字。它的价值完全源于社会契约层。因此,赢得社会共识的加密币将更被市场认可,拥有更大的价值。甚至可能所有经济价值都会转移到漏洞被修补的新网络。

    当比特币协议成功将社会契约规则自动化时,这两个层是同步的。当软件没有做到同步时,社会契约会为它指引方向。最近发生的这个漏洞不会是最后一个,社会契约理论让我们坚信漏洞可能会出现,但并不会威胁到比特币的社会制度。

    比特币分叉是否会危及“无通胀”这个规则?

    另一个著名的哲学问题围绕“分叉”这个概念。比特币的协议是开源的,任何人都可以复制并更改协议,这被称为“分叉”。但是,如前所述,这些更改仅针对协议层,而不是社会契约层。如果不先改变社会契约层的规则,新分叉的比特币的唯一结果就被网络驱逐。

    如果你想分叉比特币,又不想让新分叉的网络立即死亡,你必须首先让社会契约分叉。你需要尽可能多地说服网络中的人,让他们与你一起更新规则。这种分叉很少,也很难实现,因为它们需要数以千计的人跟随,有点类似总统竞选活动。

    同样,关键是要知道加密币的所有价值都源于社会共识,它本身没有任何价值。协议分叉并不等于社会契约分叉,因此我们默认新加密币毫无价值。社会契约本身极少分裂的情况下(比如比特币现金从比特币中分离出来),你最终会得到两个较弱的社会契约——相比旧的契约,分叉后的两个网络的追随者都更少。

    广义的货币和比特币都可以看作是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契约。比特币也不是新契约,它只是契约的新实现方式,这个契约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与之前的尝试相比,比特币的实现方式有一个显著的改进,在于它为自己的安全创造了一个超级竞争市场。比特币的社会契约层和协议层是相辅相成的,它们的关系使我们能够稍许理解规则变更,分叉或协议漏洞等概念。(完)

    本文翻译改编自“Unpacking Bitcoin’s Social Contract”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s/story/bitcoins-social-contract-1f8b05ee24a9?sk=27e8cf65d45c46ffae1466ce2ac31b48

    作者:Hasu
    翻译:方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