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IDEA】全球首个区块链架构智能履约价值平台



  • 0_1558309972866_2da6f715-bd38-46f0-94ef-f222a6312236-image.png
    本文正在参加PRS Dapp 产品及开发创意大赛IDEA 公开征集,并非最终稿,还将持续完善。欢迎大家联络我,我非常需要任何有助于该 IDEA 进一步完善的建议或反馈。

    • Idea Owner:诺链 Flagchain
    • Idea Owner 联系方式:WX:@ephoenixfy,izaobao@qq.com
    • Idea title:全球首个区块链架构智能履约价值平台
    • Idea Improve:WX:@潘萄籽 @子非鱼 @孙大圣
    • 邀请人 :无

    我承诺本文所展示的 IDEA 归本人原创,欢迎监督。本人均已在 PRESSone 发布签名记录该 IDEA 的重要历史版本,以下为签名信息:


    0_1561556091588_659487c4-63dd-4f66-8efc-8c22c4876deb-image.png ## Idea简介
    “诺链”是基于区块链和生物识别技术,将用户场景化的承诺创建、履约行为、履约结果等行为数据以分布记账上链及分布验证节点的DAPP应用。

    合约主体和见证方将采用智能合约体系,共同遵守合约的规则。高效的见证体系,互动的围观机制,让签约和履约更加生动有趣、简洁高效。

    UGC/PGC场景共建+智能合约聚合相同场景下亿万用户,将个人的泛金融领域的履约指数可视化,将作为征信体系非借贷关系的有效补充和重要参考,具备巨大商业价值空间。

    Idea 阐述

    1、你的IDEA想要解决的问题或痛点是什么?

    无法量化和追溯的承诺铺天盖地,履约体系和商业化工具呼之欲出,如何高效履约,自我管理,变废为宝不仅仅是个社会话题,也是个科学和商业问题。诺链指的履约是个连续的行为,逐步通过承诺上链,token质押和解冻,邀请见证和第三方数据同步等环节有序推动履约行为和结果检验,但是最核心的还是要通过区块链分布式记账的底层技术,避免数据造假、记录篡改、虚拟签到等伪履约行为。

    当然,即便是除去了人性的因素,诺链并不可能百分之一百的规避掉所有造假的可能性。诺链初期的想法更希望是通过平台可以无差别、数据化、可视化的监督见证体系,督促、推动包括自我履约和P2P履约等场景下履约完成,如实记录履约结果。后续,随着多个维度不同场景丰富度的完善,个人履约结果将生成NIX(履约指数分),当然这是履约行为、履约意愿、履约结果建模的体系化结果,也是未来平台作为非金融平台的价值所在。

    诺链初期的设想到并非倒是一个场景对应一个链,只是基于承场景本体行为的复杂性,诺链需要首发一个切入的爆点链(姑且可以认为是FlagChain)先行试点,但后续基于不同场景的差异性,会逐步完善或者丰富场景链来对应不同的履约行为。长远的设想是实现不同子链基于一条公链,共享泛履约场景下的履约行为、履约结果和履约数据互通,从而成为泛金融场景下履约指数分(NIX)的基础。

    2、你的IDEA要解决的需求痛点主要面向哪些人群?

    在个人生活、商业往来中需要承诺、履约并希望凭借立约、履约的过程来提升个人生活品质,提高商业行为效率的个人、组织或者商业机构。年年立flag年年倒,年年倒年年立的积极废人是flagchain拟切入的启动人群。

    也一直有朋友说,诺链之后就没有谎言,那是怎样的一种场景啊。入党入团入队,不光要红旗下宣誓,还有人掏出诺链的终端,收录你们的誓言,声音转换成文字和智能合约,再质押NLC;婚礼誓言不仅有人现场,相关条款也能被写进智能合约,有章可循;人人不敢轻易承诺,不敢轻易答应别人——这个看似魔幻而有些畸形的情景会不会真实发生呢?

    诺链的存在会极大的披露人性……一定条件下,努力对抗人性中负向的因素,是不是也是促成人类不断克服惰性,不断向前的一个前提。诺链的存在和发展,不试图改变和对抗人性,只是提供一种新的可能和机制,让那些愿意主动允诺、敢于承诺、坚持履约的人,以及可以通过不可篡改的履约结果来保证履约的透明度和效力,优先享受履约带来的相关权益。当然,用户有权利选择不承诺、不上链,不授权。诺链势必会通过督促提高用户的履约意愿、履约能力,可视化履约过程,但并不会把用户强迫用户把不能完成的承诺上链、把不现实约定履约。

    诺链初期只能在简单单纯性高、容易量化的合约上落地,对承诺的兑现在设计上更具象化了,而最关键关键还是场景的选择上。我们有时候跟朋友打赌时就喜欢说:拿纸笔,写下来。这是个人承诺和努力履约第一步,但不能成为仅有的一步。诺链宣导的履约承诺可能会分三类,自我履约(自我见证和记录)、P2P履约(个人之间,类似邀请见证机制)、公众履约(类似FLAG广场、围观机制)但是诺链首发一定是窄场景、小切口。

    3.你的idea在哪里需要用到区块链技术或者借助PRS开放的资源和技术

    我们需要用到信息上公链,我们利用公链存储资源防止篡改,开放业务规则,符合业务规则,能修改数据,我们需要利用货币资源作为流通权益。
    合同履约见证也有刚需市场, FlagChain 愿意通过PRS 协议层来降低很多开发成本,我们提供了已经搭建好的网络层、共识层、为内容交易定制过的安全性和易用性更高的智能合约,就像使用云服务一样,付PRS去购买链相关的网络资源和技术服务。

    只要是基于ERC20发的币,PRS目前都是支持的。可以完全独立,只是付PRS购买我们现有的技术资源和服务。这样直接就有了已经整合好的链+交易网络+为业务优化过的智能合约,这个产品构想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如何与链外数据交互、如何校验。有部分校验场景是可以通过产品设计去解决的。能聚焦到这些有可能解决的窄领域,产品上的可实现性会较好。

    4.你的idea在现实世界或者互联网上已经有解决方案了吗?举点例子?

    答:现实世界有,例如:求婚过程中,男士的求婚现场,众多亲友为他见证,如果他违背誓词,所有人都能传递他不忠的消息,对此我们有细分领域的产品与之匹配——对象链。对于诺链的FlagChain,现在互联网也有相关的跑步、减肥、
    读书甚至早睡早起等相关应用和小程序与之对应,但基本都是单一行为和功能,数据端口不一致,没有有效的监督机制,各种层面的作弊和虚拟签到情况比较严重。

    5、(接上题)对比已有方案,你的IDEA有哪些差异/优势/满足什么之前没被解决的问题?

    一个履约体系(包含合约、履约结果奖惩、履约分数、见证机制等)而非简单的单向合约记录。个人与组织的每项履约行为、效率和结果公开透明,并对个人与组织的履约指数产生影响,在非金融或者说泛金融领域并没有一套针对承诺-履约体系,诺而不为更多也就是道义上的谴责罢了。承诺-履约/未履约每天都在发生,借助区块链的特性,如实记录、全面评估⽤用户履约意愿、履约过程和履约能力,促使更健康积极的履约结果,这是诺链诞生的最大意义。
    一个要约,一个承诺,再加仲裁者,用智能合约串联。现在智能合约在应用时最大的一个问题,跟链外数据交互。拿到真实可靠的数据接口,去验证合约是否达到某个触发标准,是否完成执行。这个大概率的解决了目前互联网已经存在的约跑、减肥等APP的部分弊端,也让履行行为可视化,履约结果真实可靠。让信守承诺努力履约的一部分人,先享受履约带来的权益。

    6、实现IDEA过程中你可预见的最大困难或障碍在哪里?

    困难点1:如何实现代币增值和维系比价相对稳定
    履约结果触发机制的制定和修正,PressOne的合约模板-内容-付费-签名体系是否在FC和诺链体系可复用;承诺以及履约结果的认定结果的反作弊机制。

    困难点2:如何实现代币增值和维系比价相对稳定
    代币遵从某种挖矿机制,数量有限,理想的状态是随着场景不断丰富,高阶的服务需要代币支付,交易购买/靠用户行为兑换代币的需求自然产生了。代币能发挥更高阶的效力和权益,在需求流动中趋于紧张而增值。

    比如:我立个2月减肥10斤的Flag,我为我的Flag押了100个币(NLC),我的亲朋好友都来投注押我能不能完成,最后总质押额到了500个币。2月份我达成了,我把500个币拿走。没达成,别人按质押比例把500个币分了,我没有拿到币。如果此时我想再立一个新的Flag或者再更大的范围内发布Flag(Flag广场)想邀请更多的人来围观,可能因为原始NLC不足而无法立Flag,流通交易NLC就成为了刚需。

    困难点3:团队盈利从哪来?
    用户的行为数据都放在链上,只有拥有私钥的用户本人可以看到。形成的信用数据,使用规则会全网公布,作为共识规则之一,让用户知晓。用户可以选择是否开放他的信用数据,而他所开放的信用数据,是诺链共识量化用户行为数据后的信用值的沉淀,可以相信。公司无法持有任何用户数据,公司只维护数据产生、数据使用的这套共识机制。理想状态下,用户的行为数据和履约数据都沉淀在链,数据的利用和输出,形成全网共识,数据不被公司持有,不为公司盈利。那么主要的盈利就来自于手续费收入、代币增值和有部分限制的广告收入。

    困难点4:引入仲裁机制与区块链技术的融合性。
    建立仲裁委员会,邀请见证是比较可行一种方式,跟陪审团有点类似。仲裁员指定有专门的规则,邀请见证+仲裁委员会。有些不需要到仲裁,直接邀请见证就解决了,立相同Flag的人相互监督验证,借鉴相互保。仲裁没有上诉机制,除非内容违法可直接举报,选仲裁员也是一种承诺,简单的类似公证即可,复杂判断用仲裁委。
    引入仲裁机制,确认一定比例的参与者信任这个仲裁方就可以确认仲裁结果。以增加合约违约的社会成本,而非动用金钱、法律强制执行的成本的方式解决共识分歧,仲裁机制是规则之上的人为治理,要摈弃人为的主观风险和利益风险。



  • 诺链|FlagChain PRS宣讲群问题回答以及建议整理稿

    问题1:线上如何验证线下的履约情况?数据是如何采集到的?是否可靠?谁来判断 履约是否完成?

    履约结果通过分布式记账终端触发,将结果上链。早期,终端由个人触发,后期用设备检查,将结果输出。

    诺链指的履约是个连续的行为,逐步通过承诺上链,token质押和解冻,邀请见证和第三方数据同步等环节有序推动履约行为和结果检验,但是最核心的还是要通过区块链分布式记账的底层技术,避免数据造假、记录篡改、虚拟签到等伪履约行为。

    当然,即便是除去了人性的因素,诺链并不可能百分之一百的规避掉所有造假的可能性。诺链初期的想法更希望是通过平台可以无差别、数据化、可视化的监督见证体系,督促、推动包括自我履约和P2P履约等场景下履约完成,如实记录履约结果。后续,随着多个维度不同场景丰富度的完善,个人履约结果将生成NIX(履约指数分),当然这是履约行为、履约意 愿、履约结果建模的体系化结果,也是未来平台作为非金融平台的价值所在。

    问题2:为什么一种应用场景就需要一个链?而不是一个dapp?比如Flag链和爱链,和诺链。不同链之间的数据互通,不就相当于重新做了一个mixin network吗?

    诺链初期的设想到并非倒是一个场景对应一个链,只是基于承场景本体行为的复杂性,诺链需要首发一个切入的爆点链(姑且可以认为是FlagChain)先行试点,但后续基于不同场景的差异性,会逐步完善或者丰富场景链来对应不同的履约行为。长远的设想是实现不同子链基于一条公链,共享泛履约场景下的履约行为、履约结果和履约数据互通,从而成为泛金融场景下履约指数分(NIX)的基础。当然如果一个Dapp能够兼容这些履约场景,我们更求之不得。

    问题3:大家都曾年轻过/不成熟过/混蛋过,自然的遗忘让成长和翻身有了可能。而基于区块链,对于这种如何体现出人性化或容错性?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既然知道承诺是反人性的,如果出现普遍履约指数比较低的场景,要怎么去应对?

    也一直有朋友说,诺链之后就没有谎言,那是怎样的一种场景啊。入党入团入队,不光要红旗下宣誓,还有人掏出诺链的终端,收录你们的誓言,声音转换成文字和智能合约,再质押NLC;婚礼誓言不仅有人现场,相关条款也能被写进智能合约,有章可循;人人不敢轻易承诺,不敢轻易答应别人——这个看似魔幻而有些畸形的情景会不会真实发生呢?

    诺链的存在会极大的披露人性……一定条件下,努力对抗人性中负向的因素,是不是也是促成人类不断克服惰性,不断向前的一个前提。诺链的存在和发展,不试图改变和对抗人性,只是提供一种新的可能和机制,让那些愿意主动允诺、敢于承诺、坚持履约的人,以及可以通过不可篡改的履约结果来保证履约的透明度和效力,优先享受履约带来的相关权益。当然,用户有权利选择不承诺、不上链,不授权。诺链势必会通过督促提高用户的履约意愿、履约能力,可视化履约过程,但并不会把用户强迫用户把不能完成的承诺上链,不现实约定履约。

    诺链尤其是诺链履约指数(NIX)机制中会涵盖不同维度的”诺言-履约“机制,从年龄段(成年前/后)、口头/书面承诺、感性承诺/;理性承诺、Flag/KPI等等多个维度来区分用户的允诺-履约行为的权重和履约率,明显过低的口头承诺、感性承诺更多只做记录,但进入履约指数分(NIX)的权重较低。就履约个体而言,我们更希望诺链的履约体系和履约分数是一个动态成长的区间,第一要务是不娇柔做假,要如实记录。

    问题4:诺言是债务,政客可忽略 。利用区块链来遵守诺言,政客不太可能遵守诺言,主要是为了让选民选他,之后是否能做到,过后,选民是不太追究的。政界承诺的例子只能说说而已,上链的话……政客岂不是啥都不敢保证了?

    这个未必,不追究可能只是没追求,并不代表选民没需求。政客的功利性承诺信口开河,是政客们的普遍操守和惯用伎俩。这一点不用多说,所以政治承诺只能作为一个PR层面的导入宣传点,但仅此而已。政坛本身就不是一个可复制的应用场景,不过如果诺链被对岸的呆湾使用,那蓝绿两党的斗争可能就更精彩几分了。甚至可以竞猜竞选承诺一二三四到底能到实现几何,看惯了蓝绿之争的群众非但有瓜可以,猜赢了没准还有NLC可分。

    而且有诺链的真实存在,势必会降低政客信口开河的频率的。不过涉及政治相关的事儿,我们前期姑且只是YY一下。

    问题5:诺链初期只能在简单单纯性高、容易量化的合约上落地,对承诺的兑现在设计上更具象化了,关键还是实际应用场景是否有需求,是否有必要,目前感觉还是很宽泛而不得其所。

    确实,最关键关键还是场景的选择上。我们有时候跟朋友打赌时就喜欢说:拿纸笔,写下来。这是个人承诺和努力履约第一步,但不能成为仅有的一步。诺链宣导的履约承诺可能会分三类,自我履约(自我见证和记录)、P2P履约(个人之间,类似邀请见证机制)、公众履约(类似FLAG广场、围观机制)但是诺链首发一定是窄场景、小切口。

    问题6:像这样的智能合约,各大公链都能做吧。根本区别在哪里?

    诺链作为一个场景服务类项目,商业价值随时间积累呈现,首发切入+优秀团队的强运营下,完成数据价值和客户价值积累,根本区别在于首发优势、代币体系和场景覆盖度。

    非金融或者说泛金融领域并没有一套针对承诺-履约体系,诺而不为更多也就是道义上的谴责罢了。承诺-履约/未履约每天都在发生,借助区块链的特性,如实记录、全面评估⽤用户履约意愿、履约过程和履约能力,促使更健康积极的履约结果,这是诺链诞生的最大意义。

    问题7:代币靠什么增值?

    靠需求,代币遵从某种挖矿机制,数量有限,而随着场景不断丰富,高阶的服务需要代币支付,交易购买/靠用户行为兑换代币的需求自然产生了。代币能发挥更高阶的效力和权益,在需求流动中趋于紧张而增值。

    比如:我立个2月减肥10斤的Flag,我为我的Flag押了100个币(NLC),我的亲朋好友都来投注押我能不能完成,最后总质押额到了500个币。2月份我达成了,我把500个币拿走。没达成,别人按质押比例把500个币分了,我没有拿到币。如果此时我想再立一个新的Flag或者再更大的范围内发布Flag(Flag广场)想邀请更多的人来围观,可能因为原始NLC不足而无法立Flag,流通交易NLC就成为了刚需。

    问题8:团队怎么盈利?
    1.收取手续费作为平台收入
    2.团队持有部分预留代币,在二级市场交易变现
    3.部分广告收入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用户的行为数据都放在链上,只有拥有私钥的用户本人可以看到。形成的信用数据,使用规则会全网公布,作为共识规则之一,让用户知晓。用户可以选择是否开放他的信用数据,而他所开放的信用数据,是诺链共识量化用户行为数据后的信用值的沉淀,可以相信。公司无法持有任何用户数据,公司只维护数据产生、数据使用的这套共识机制。理想状态下,用户的行为数据和履约数据都沉淀在链,数据的利用和输出,形成全网共识,数据不被公司持有,不为公司盈利。

    维护共识机制需要成本,因此高阶服务需要收入一定费用,由支持商、用户,以及平台来分,服务商获取利润维持网络,用户获取利益参与平台积累,平台沉淀利润作为再建设基础,是公共价值。用户,支持商都可以在二级市场将代币交易成法币。

    建议1:聚焦落地,逐步覆盖。
    感觉Flag平台就像一个游戏,可以聚集人气引流,未来的盈利可以来自广告和其它。个人建议先做Flag应用以及商业合同履约这两个方向,别贪多,先聚焦落地了再说。以爆款场景跑通模式,其他场景逐步覆盖。

    建议2:独立搭建还是选择一条公链?
    一个要约,一个承诺,再加仲裁者,用智能合约串联。现在智能合约在应用时最大的一个问题,跟链外数据交互。拿到真实可靠的数据接口,去验证合约是否达到某个触发标准,是否完成执行。链本身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是一个数据存储的地方,但自己搭建一条链的维护成本是非常高的。除非有有别高的定制需求,比如要定制一种很特殊的智能合约,

    建议3:使用PRS协议层作为公链。
    合同履约见证也有刚需市场,立足PRS链不另起炉灶应该是省时省力省财。假如FlagChain 愿意通过PRS 协议层来降低很多开发成本,我们提供了已经搭建好的网络层、共识层、为内容交易定制过的安全性和易用性更高的智能合约,就像使用云服务一样,付PRS去购买链相关的网络资源和技术服务。

    强制 DAPP 绑定使用PRS Token 会限制双方的发展,只要是基于ERC20发的币,PRS目前都是支持的。可以完全独立,只是付PRS购买我们现有的技术资源和服务。这样直接就有了已经整合好的链+交易网络+为业务优化过的智能合约,这个产品构想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如何与链外数据交互、如何校验。有部分校验场景是可以通过产品设计去解决的。能聚焦到这些有可能解决的窄领域,产品上的可实现性会较好。

    建议4:引入仲裁机制和仲裁委员。
    确认一定比例的参与者信任这个仲裁方就可以。想办法增加合约违约的社会成本,而非动用金钱、法律强制执行的成本。比如教堂引入网红或有影响力的大V代理牧师的位置。区块链本质也就是解决共识问题。

    比如Flag,学会一门外语,达到几级标准,可以引入相关测试内容,校验是否达到。还有编程语言、绘画等等…… 我们其实内部尝试过比如:“每天1小时不碰手机”项目,加上视频验证,这些都有太大的作弊空间,需要引入第三方监督、见证机制。

    建立仲裁委员会,邀请见证是比较可行一种方式,跟陪审团有点类似。仲裁员指定有专门的规则,邀请见证+仲裁委员会。有些不需要到仲裁,直接邀请见证就解决了,立相同Flag的人相互监督验证,借鉴相互保。仲裁没有上诉机制,除非内容违法可直接举报,选仲裁员也是一种承诺,简单的类似公证即可,复杂判断用仲裁委。可以设置投诉键,对不公正见证和仲裁进行投诉,设终裁院程序定复杂,但更公正、公开。